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定位點
定位點

畫面石的構圖與石形的關係

更新日期:2021-02-07
1828
插圖
發行日期
2021-01-08
發行單位
寶藏雜誌
作者
吳雨潔
分類
學術研究
內容

原文由寶藏雜誌提供: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_vZ7k0IAYNDVVDvoHb9Nsg

連結原文


 

石形與海水

 

有個意味深長的小故事:有兩條小魚一起在水裡玩,碰到一條老魚迎面遊過。

老魚向他們點點頭,並說:早上好,孩子們,水怎麼樣啊?

一條魚看著另一條小魚問:水是什麼東西?

 

有這樣一些東西,我們日常生活中可能很難意識到它的存在,但它卻是如此真實、必不可少、無處不在的事物。我們需要一遍遍地提醒自己記得:這是水!

 

插圖魚樂圖 | 長江石

 

插圖魚戲 | 汀江九龍璧

 

如果把這個故事安放在畫面石鑒藏問題上,那麼我們需要一遍遍提醒自己:雖然畫面石主要賞的是畫面,但石體的形狀輪廓就像“水”一樣,籠罩式的、滲透式地在影響整個畫面的審美狀態。

 

所以無論是購藏,還是單純的審美,在關注畫面的同時,不要忘了整體石形,尤其是畫面與石形之間的呼應關係。

 

插圖佛臨盛世 | 長江石

 

插圖紅唇 | 大灣石

 

 

石形要“含”景

石形與畫面的關係,就像景與窗的關係、畫幅與構圖的關係、景色與相機取景框的關係。

 

杜甫有首名詩“窗含西嶺千秋雪,門泊東吳萬里船”,常常被用來概括中國園林藝術中窗中借景的特色。而這一聯的精髓,全在一個“含”字。

 

插圖聽瀑 | 烏江石

 

插圖渴望 | 青田石

 

含,意味著畫面的取景框(如同園林中的窗戶、賞石中的石形、畫面的畫幅一般)要有一個輕微的約束力,能組織起畫面。但同時又不能把畫面構圖包圍死了,一定要有透氣、舒展之處,就像含著一塊東西一樣。

 

插圖風雪夜歸人 | 長江石

 

插圖米千王以 | 烏江石

 

同時,這個“含”字,也對畫面本身有所解釋。石體上所含的畫面,看起來要像是一個整體性的東西,不能氣脈崩斷、氣場四散。

 

當然也有一種特殊情況,有時我們也會看到畫面的線條色塊呈分散性佈局,這種佈局也是合理的,只要元素的氣韻之間有勾連處,看起來形散而神不散。

 

插圖高瞻 | 大灣石

 

插圖弘道 | 臺灣花蓮雲龍石

 

石形一定要“含”得住畫面。但是不同石形適合的畫面不相同。

 

關於這一點,我們可以借助中國畫的一些構圖原理來解釋。

 

插圖孔門七十二賢 | 清江石

 

插圖金絲猴 | 蠟石

圓形卵石

 

水石中的畫面石常見卵石形態。有的長寬相近,近乎圓形,形如古代團扇。我們都知道,宋代扇面畫是一座高峰,其中的折枝花鳥又可以算是這高峰中的一處美景。

 

這種折枝花鳥構圖頗有趣,畫幅雖然小巧,但構圖也正因勢利導,在簡約中傳達出生動悠遠的意蘊,有芥納須彌、咫尺千里的效果,和一些優秀的畫面石頗有相通處。

 

插圖獨釣半日閑 | 大灣石

 

插圖芳華 | 長江石

 

因為尺幅較小,且畫面的長寬相近。如果是對稱構圖,或者畫面塞得太滿,都難免顯得呆板笨拙。所以小圓形畫面卵石的構圖更適宜不對稱的構圖,或者是純以線條取勝的畫面。

 

以它的輕巧、靈動的不對稱美,呼應石體的小巧可愛,並破掉圓形卵石帶來的板正感。尤其可以參考宋元山水畫中常見的殘山剩水、一邊半形的形式。

 

插圖笑傲江湖 | 大灣石

 

插圖盼 | 大灣石

 

即畫面石的主題元素長在一個顯眼位置,並且大小突出。旁邊以大量的留白或逶迤的抽象的點線來交代環境背景。主題元素是“實”,留白或抽象線條是“虛”。這樣一來,虛實相呼應,主次有顧盼,如此便能形成以小博大的張力,能在小畫面中蘊藏大景、濃情。

 

插圖黃鶴西樓月 | 長江蠟石

 

插圖戲荷 | 大灣石

 

試想,如果是將全景構圖,放置在一個體積較小的圓形卵石上,難免顯得局促緊張,原本全景應展現的磅礴舒展之氣也像被憋住了一般。

 

雖然石頭上天然成畫已是難得,但仍不應敝帚自珍,只看到畫面的優點,枉顧畫面與石形之間的配合。

 

橢圓形石與異形石

 

真正標準圓形的畫面石仍是較少的,我們在自然中看到的,更多是橢圓形卵石。細分的話,又可分為橫向的橢圓卵石與縱向的橢圓卵石。

 

與上一種案例不同,在正圓形畫面石時,我們希望用線條或構圖來破除對稱可能產生的呆板感,而橢圓形畫面石,則最好利用石體本身的傾向性。

 

插圖冰雪消融·山花爛漫 | 和田玉

 

插圖拼 | 長江石

 

這裡舉了兩件作品。先來看這方長江石《拼》,它的石形扁圓,畫面上是一對正在角逐的公牛,頸背聳起,四足蹬地,看起來十分生動。構圖整體上橫向分佈,正好呼應了石形的扁圓。仔細看,牛的足下還略有一片深色,似陰影一般。

 

這一抹微妙的陰影,讓公牛仿佛立在一片真實的空間中,既提供了場景感,也讓橫向的構圖顯得更明確,能夠更好地呼應石形上的特色。

 

插圖竹 | 額河石

 

插圖板橋遺墨 | 潦河石

 

另外一方作品,是潦河石《板橋遺墨》。石形瘦長,畫面就正好利用了它的“瘦長感”。幾株青竹自地拔起,撐破畫面,顯得青蔥茁壯,生機勃發。雖然仔細看,竹子其實並不十分粗壯強勁,如果換成是圓形卵石,我們可能很容易感到這竹子的幼小和孱弱。

但因為在這方石頭上,畫面構圖和石形本身形成了一種巧妙的共情,使得本來嬌小的青竹,顯出了初生生命的挺拔軒昂,不攀不附,因此能以氣質動人,成為一件優秀的作品。

 

插圖春風楊柳 | 大化石

 

插圖天地玄黃 | 大灣石

 

異形右的構圖,正像橢圓形卵石一樣,要盡可能地利用石形本身的傾向性,這一方大灣石《天地玄黃》就是好例子,它的墨色本來分佈得有些平的,但索性畫面的右側又天生了一片淡墨,使得右側畫面的分量感、層次感加強,正好呼應了石形由右至左的逶迤綿延,顯得更加悠揚雋永。

 

插圖出巡圖 | 長江石

 

插圖蓬萊迎曦 | 長江石

 

從一般規則來說,橫向的畫面石,更適宜連續性的、運動型的構圖,像電影中的慢搖鏡頭一樣,充分利用視覺的連續性,如平遠景。而縱向的畫面石,更適宜高遠景,突出畫面的層次感、立體感、空間感,以實現以小見大的效果。

 

插圖廬山觀瀑圖 | 長江石

 

插圖奔騰 | 長江石

 

 

組合石

 

除了上述的案例外,還有一種是組合的畫面石。這種最為有趣,除了可以參考上述規則外,還要考慮畫面之間的組合、呼應關係。畫面最好儘量虛空留白,更有寬闊的空靈感覺,為欣賞者增添想像的空間。

 

互相之間畫面要有元素的連貫性,使得畫的意蘊能夠突破單個的石體,形成組合,即石斷而意連,如果石體較小,則更適宜微觀的視角,截取全景中的一花一葉,在盈尺之間,引人入勝。

 

插圖春來發幾枝 | 大灣石

 

插圖斜風細雨不須歸 | 大灣石

 

另外,如果能利用組合石之間的元素連貫性,同時在佈置時注意高矮層次的錯落搭配,還能達到更豐厚的審美咀嚼性。從這一點上來說,組合石又要勝過平面的畫,它的空間突破性或許更強。

 

插圖大道至簡 | 大灣石

 

插圖丹鳳朝陽 | 大灣石

相關照片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  • 插圖
返回頁面頂端